微信麻将群怎么建

本期特别邀请了陈可辛导演与周迅对谈。一晃,他们第一次合作的电影《如果·爱》已是十三年前,最近借着与岩井俊二一起合作的新电影《你好,之华》的机缘,又再度相遇。他们都惊叹,许久没有这样的机会好好坐下深谈,聊聊时间对彼此的改变,所带来的触动。

周迅 对谈 陈可辛 | 自由之路

周迅

周迅兴奋地指着窗外,“快看!”

一屋人引颈张望,原来是夏末秋初暮色降临前的日光,透过清洌的空气,如一首让人忘忧的行板。“只有这十分钟!玩儿一下嘛!”她半是感慨,半是催促,希望摄影师不会误了这转瞬即逝的光线。

彩云易碎琉璃脆。年少时我们容易把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比如青春,比如时间,仿佛都取之不尽,可以肆意挥霍,所以惊觉它们流逝时,会陷入迷惘和失落。可在体会了“失去”带来的百般滋味后,人生渐渐丰满出层次,那些形而上的话题,比如自由,比如自我,才开始真正落地。

周迅 对谈 陈可辛 | 自由之路

周迅

在过去的两年里,周迅度过了一些艰难的时光,并非缘于生活的任何突发变故,而是她开始直面“衰老”这样的命题。16岁入行到现在,片场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她未曾意识到时间在变化,观众也固执地认为她会永远不失少女的模样。可“变化”才是人生唯一不变的事情,她曾在那些冲撞中不知所措,但定下心来,她更坚定也更有信心可以打破原来的自己。

陈可辛也未曾料到,十三年后重聚,他们的话题会从此开始。初见周迅时他刚刚来内地发展,在那个相对传统的环境里,所有人都告诉他,周迅不会理会那些陈词滥调,她和别人都不一样。

所以他有些惊讶,洒脱如周迅,也有被这些人生问题困扰的时候。拍过那么多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他却自认为并非真正了解女性,她们的爱与痛,她们的挣扎与负担,她们在那些人生最精彩时刻后的状况和境遇,都远非旁观者的想象能够概括。电影总是汲取最跌宕起伏的那几年,却避开细水长流的生活,许多个“然后呢”隐在徐徐升起的字幕后,没有答案。

人生总是把我们带向无法预知的方向,我们或许没有成为自己想象中的人,却可能无意中成为一个更好的人。问号不会停止,迷茫不会停止,它们迂回如迷宫,却总会在出口处保留一点柳暗花明的惊喜。他们都相信,走下去,走下去,总会真正走上自由之路。

周迅 对谈 陈可辛 | 自由之路

周迅

陈可辛 × 周迅 独家对谈

不破,不立

陈:我想起一个月前我发了个消息给你,当时我看了《你好,之华》,觉得你特别好看,而且那个好看和以前是不一样的,有年龄感,有一些皱纹,几乎素颜,感觉上是一个很真实的人,而不是以往电影里的你,感觉……

周:很远。

陈:对,是很真实的周迅。前阵子《如懿传》刚播出的时候很多人在讨论你的脸什么的,可我拍《你好,之华》的时候和你见面,到拍出来的感觉,一直都很好,而且那个状态是近乎这几年里我看过你最好的状态。网上那么多话,我就说要给你打气,每个年龄就该有那个年龄的样子,有每个年龄不同的漂亮,不能和它去对抗,不然就一大堆错的结果。

周:对,当时我就给你回复,说没事,我明白,在我们长大的过程里,总有些时候会迷惘。我前几年有过焦虑,但现在已经过了。

陈:我想听听那些焦虑是什么?

周:我在这个行业也很久了,从16 岁进入这个行业来算,1991 年到现在,二十七年了。我开始听到有人说我老,是《明月几时有》的时候。包括年龄在内,之前很多事情我都不怎么考虑,可能对我来说它本来就不是件重要的事情。《如懿传》里我还敢演18岁的状态,再过几年我可能就会拒绝了。我是一个对自己比较诚实的人,包括《红高粱》,我敢演18 岁、28 岁的少女,是因为有信心回到那个年纪的状态,而不是努着劲儿往18 岁的姑娘上靠。

但那之后我突然开始意识到,哦真的,我的脸在30多岁的时候没有过这种情况,开始难过,开始焦虑,每天都沉浸在“开始变老了怎么办”这件事里。从《明月几时有》到《如懿传》也有两年的时间,那时是真的、真的不开心,每天愁眉苦脸挂念着这件事,拍出来的镜头又被人说胖和皱纹(笑)。

那段时间,我真的早上起来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哭,阳光再好也会哭,可能我一时无法去直面人会衰老这件事情。别人总是希望你能停留在一个青春美貌的阶段,尤其是女演员,却忽略衰老是所有人都不可抗拒的事情。

大家说的“转型”其实不是转型,而是面对衰老时自然而然要去接受的一件事,而且是必须要接受的事。你再做运动,再做保养,也不可能维持住你20 多岁时的样子。所以那个时候正好,我还发微信给你,说谢谢给我一个好剧本,从这之后我其实是想把自己的那些东西“破”掉,什么好看不好看哪,其实小时候我是完全不在乎这些的。

陈:因为你好看,所以才不在乎呀。

周:没有,小时候我真的算不上传统好看的女孩儿。后来想要“破”这件事,就想去接触本真生活中的人物,像之华她有家庭啊,其实我几乎没演过这类电影,是第一次演一个真实生活里普通的家庭妇女。

陈:就像你刚才提到的,“18 岁”这个事情,其实我们身为制作人、导演也很苦恼。我很喜欢拍时间跨度很长的故事,那肯定会有年轻和年老的不同阶段,一换演员,观众就跳戏了,可很难找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吧?其实以前很多好莱坞的经典电影,也是由30 多岁的演员去演18 岁再化老妆的,国外这个传统也一直在延续。现在很多时候是观众不接受,大家都喜欢在微博上吐槽嘛。

不过我也奇怪你会那么认真地对待别人的看法。在拍《如果· 爱》之前,很多人提议我找你,那时的主流还不是现在这种90 后“I don’t care”的态度,内地电影圈还是很传统、很多体制内的,许多演员见导演时妆化到根本认不出来他们是谁。但当时别人和我说,周迅不是这样的人,在那个年代,她是和所有内地女演员都不一样的人,就她会说“我不管你”,但原来你还是介意的。

周:我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而是从“人”的本身来说是种无奈。30 多岁的那些焦虑只是个引子,我不知道50岁时我会怎么想。有时也和其他女演员聊起过这个话题,她们说,没关系,40 多岁时我们也发过愁,但到了50岁反而好了,反正已经那么老了,就老吧。

陈:不同的年龄永远会有不同的困惑和忧虑。我拍了一辈子爱情电影,女性在其中都是重要的角色,而且往往比男性角色更为出彩,但我发现,其实我并不真正了解女性。现在家里有一个,我可以让她告诉你,即使现在50 多岁了,一切都没变。

我记得那天拍海报时你和我说,今天脸很肿,因为正好是每个月不对的那几天,可其实除了那几天之外,每个月还有情绪问题,加起来就是十几天,一个月的一半。这就等于你们要付出比男人多一倍的努力,才可以基本做到男人的状态,50 岁之后没有生活了吗?还有,你还要继续去面对。

虽然现在有许多女权或是反性侵“metoo”这样的运动,但这个世界还是男权的,话语权许多时候都攥在男人的手里,无法真正做到男女平等。说女演员美不美,很大程度上还是在物化女性,因为在物化的语境里,女性的青春更重要。可男演员到了50 岁仍然是非常OK 的,他们的50 岁等于女演员的30 岁,这之间就差了二十年。

周:我觉得这和生理结构也有关系,到了一定的时间,女性的衰老速度会比男性更快。从我的角度来说,大家都知道演员有多辛苦,不管是本身的工作强度还是面对的舆论压力,大家其实应该互相爱护而不是互相鄙视。你可以鄙视某个人的人品,但鄙视衰老是不客观的。对成熟的演员来说这是好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深刻学习的过程,就是原来你认认真真去做一件事,可没想到别人反而最看重的是相貌的问题,而更惨的是,你还被这些想法绑架,觉得变老或是变胖是错的。

经过这两年,我对衰老已经比较坦然了,一直坐在那儿哭,也只能把自己弄死。我希望自己身心健康,可我还是会老啊,不是说我身心健康了就能“啪”一下回到20 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