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智霖麻将电影

李治廷身上有简单的童真、天生的热血,也有深刻又成熟的想法。这个自称是二哈的犬系暖男,一边是运动健身达人,一边是自由自在的灵魂,有颜有趣,阳光活泼。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你是犬系人格还是猫系人格?”

“绝对犬系,容易开心容易不开心,但不开心之际你扔个骨头给我……啊哈,我就是二哈。”

自称二哈的李治廷确实又暖又让人开心,每一次见他都自带热场功能,走进摄影棚第一时间是径直走进来跟大家打招呼而不是钻进化妆间。聊天时,你更能感受到他的真实、鲜活,在做艺人之外,自己丰富的世界。

他身上带着很多童真,崇拜超级英雄,爱玩,爱健身,又非常自由通透。哪怕做了艺人也可以在香港坐地铁。说起自己的前辈发哥,他像个粉丝瞪大了眼睛,“发哥太厉害了,我在茶餐厅、健身房都碰到过他,他那个体能你无法想象。”

当然,眼前的李治廷的好身材也一点不差。更棒的是,他在做着喜欢的职业,又几乎完全是自由的。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炙热尽兴地活

说起最近的状态,他一开场就说自己懒了,“运动员也会这样,现在油门没有夏天踩那么猛,《白发王妃》杀青后,就得稍微停一下,放松一下节奏。”

张弛有度的他刚刚去了一趟洛杉矶,玩让他激动的赛车。他说起好笑的一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以为我是个ABC,我是中国人,很多人还觉得我跟洛杉矶可有缘,每次有人听到我去了洛杉矶都说,哦你回去了。其实我这一辈子也就去了一两次,只是游客而已。”

他去了一家很有名的赛车场,只有传奇的九个弯道,但都非常棘手和危险。这是他第一次置身专业的赛车场,接触他形容看起来很“扁”的专业赛车,而不是街头改装车,同时有一个专业的教练“。就从学习、习惯到开始有信心,然后兜圈子越来越夸张,哇好刺激好开心。”

跟教练第一次见面,教练问他有什么赛车经验,他说自己在家里客厅常玩模拟赛车。教练告诉他,上周有个玩模拟器的小伙子特别有信心,结果第二个弯道就飞出去把车撞坏了,赔了一百多万人民币。李治廷乖乖地说“,哦,我完全听懂您的意思了。”教练又补刀,“把你所有以往的经验给我扔掉,现在听我的。”

李治廷很生动地讲赛车的体验,“头5 到10 圈都很慢,你找的是感觉、节奏还有对赛车的理解,而不是速度。教练坐在我旁边,一直跟我说慢慢来、慢下来,感受节奏,感觉所有东西。所以平静和专注才是赛车的精髓。“我以往也常说人生就像赛车一样,其实你有的时候越想往前快,你越想追前面的车越会出事。你越知道掌握自己的节奏,享受自己的节奏,你反而可能会是最快的。”“有一个弯道是要给地板油的,就是全速,但是个往右的弯道,左边就是沙漠,很恐怖,一旦不留心你就会飞出沙漠。我去之前看了很多视频,各种车撞墙,所以我第一次全速过弯道时,就觉得哇现在时速200 多迈,哪怕一点点出错,我就会飞出去,但很快你就会跟自己说别想了,按照教练去做,最终顺利快速过弯,几乎像飞起来,你会觉得自己正在活着,那种感觉很棒。”

除了赛车场上,他一样在奔跑。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6 月份在伦敦,李治廷参加了“ 暗黑挑战,跑出自我”活动,在一个黑暗的大空间里,跟着聚光灯的指引,跑完10 公里。

在黑暗中奔跑,他做足了准备,大概两周前就开始加强锻炼。他记得第一次训练上跑步机,跑四公里就感觉要挂了。而很快,随着锻炼的深入,他又去找了很多方法,最后去街上长途慢跑。

等到在伦敦的黑暗空间追光奔跑,头几个圈他说很枯燥,根本就不知道要跑多久,突然像要跑一辈子一样。但很快他就没了这个念头,开始为跑而跑,而不是终点。“就最纯粹的运动,那一刹真的很幸福。”

他跑得飞快,十公里下来也很轻松。其实跑的时候他一直在默默算,在想着我大概会跑多少圈,等跑完十公里被示意结束,他的表情不无惊讶,本以为还要再跑三圈才够距离。

永远是活力四射的模样,运动总能吸引他。

年初在英国贝尔法斯特拍电影《合法伴侣》期间,他拜一位在网络上认识的近60 岁的老拳手为师,有时候早上六点就去打拳。这个爱好一直延续到现在,他在北京找了一位少林寺出来的教练。“通常教练第一个回合会慢慢热身,给你几下用来训练你的反应,但这位一上来会袭击你,头几圈打得我头都蒙了。”就这样,他觉得嗯,这个教练很厉害。

打拳到现在,他觉得自己掌握到以前掌握不到的节奏。“主要还是回归节奏这两个字,李小龙以前说了一句话很好,你每个动作都是要表达,不是为了做而做。当你到了这个层次,你会觉得很嗨。”

无论是赛车、奔跑,还是打拳,他爱的始终是一种炙热活着的感觉,“当一个人专注时,就会觉得活得很尽兴。”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从对得起到超越

“运动带来的专注感是一种自由的感觉吗?”

“嗯,其实我也很少觉得不自由,因为我是一个很热爱自由的人,我选择这个工作也是为了自由,能逃脱生活,进入角色的世界。”

刚杀青不久的电视剧《白发王妃》中,李治廷饰演的无忧,因目睹父母的悲剧爱情而抗拒情爱,这个角色对他最大的挑战是,“他跟我差太远了,他是个非常冷冰冰、很自我的人,而我是个非常活泼的人,非常喜欢让别人开心的人,这个角色完全是反着来。”如何演一个看起来冷冰冰的人又不被观众讨厌,他说不是收着表情那么简单,要花很长时间找感觉。刚开机的几周,收工后,他经常要跟导演沟通角色。

从杀青照看出他和女主张雪迎两个人的造型都是白发。古装戏一向以化妆繁复著称,他们每天要花更多时间,不仅戴假发套,还要把自己的头发刷白,免得穿帮。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好玩的是,他们的白发造型在现场常引起笑场。“我们俩都习惯了,只想把戏演好,但旁边的演员就笑个不停,说你俩太逗了。”

这部戏也有不少夜戏和吊威压在空中飞的戏。有意思的是,曾经恐高的他现在吊起威压来简直小菜一碟,“吊着吊着就习惯了。”夜戏也不是他的困扰,毕竟夜里横店凉快多了。“ 我记得有一场大戏白天拍,基本上一个镜头没拍完,已经有群众演员中暑晕倒了。”

他在片场的降暑小妙招是西瓜。“我告诉你最好的就是自然疗法。我每天到现场就跟做西瓜买卖一样,请所有人吃。拍完一场我去车上休闲,也不停地把西瓜塞到别人嘴里。”

作为人气稳定的实力派演员,现在决定接一部怎么样的戏,他的标准很简单,“最重要的是剧本。我很期待看一个没看过的故事,刺激的故事,让你思考的故事。”他说这要靠缘分,可遇不可求,所以宁可等一等。

如果百无禁忌,让他创作一部作品,他对形式的兴趣大于故事,“我不是一个讲故事讲得很好的人,但是有很多形式我感兴趣,比如我对未来感的东西感兴趣,要有未来感,也要有动作戏。”

出道以来,他自己心目中关于自己的大事件,没有什么比凭借《岁月神偷》拿金像奖更重要了。“我那么年轻,就拿了。我那个时候都想不起说要超越,觉得我能对得起这个奖项已经很好了。现在觉得啊还不够,希望自己看自己的表演,觉得我尊重演员这个职业,这是个好演员,有一个好的表演。”表演是遗憾的艺术,但他回看《李小龙》、《武媚娘传奇》和《白发王妃》某几场戏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了这样的感觉。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复古童心

喜欢未来感的戏,生活里他却很喜欢复古,喜欢复古车、vintage 古着衣。在伦敦拍戏时,他去逛古着店,看到很好看的牛仔衣,料子很好,裁剪很好,但是缺了一条袖子,他就会想我能不能把它改造成别的东西呢?最终他淘到了宝,“是我这一辈子觉得最好看的牛仔衣,又不贵,是店主朋友自己改的,拿一些鲜艳的布料做了一些设计,你就会觉得特别独一无二像定制一样。”

复古范儿之外,最近他开始喜欢穿亮色。我们拍摄的前一天他参加慈善活动,穿了一件亮黄色,这让他觉得很快乐,“黄色会给人一种快乐很明朗有希望的感觉。”

另一方面,这也是他童心的体现。聊起六一儿童节发微博说自己依然是个孩子,他说自己最有童心的地方是,“我依然相信这世界没坏人,人性本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有童心的地方,他不仅带着同剧组的女演员一起说土味情话,跟妈妈也说。在拍《白发王妃》时,他和张雪迎玩, “容乐,我要征一片地。”“什么地?”“你的死心塌地!”

说起最新的土味情话,“我新学的是英文翻过来的,就是哎,这附近有机场吗?没有哦。那可能是你的缘故,因为我感觉到我的心快要起飞了。”而即使成了大明星,他还很享受在香港坐地铁的经历。

十年没有坐过地铁,但当天实在太堵,“凭什么!我明明有个八达通为什么不好好用啊,赶紧把车停下来冲进地铁,爽了。”我们好奇有没有粉丝玩偶遇,他得意地说,“没有,我常常都是挑逗他们,到达目的地才发分享视频。”竟然也没人认出他来,一是地铁里都是低头族,二是没人想到这个戴着头罩站在地铁车厢里的男生就是大明星。

李治廷 | 热血又自由的灵魂

李治廷

关于为什么如此接地气,“跟发哥学的。发哥说他很自由,他哪里都可以去,谁要合影就可以合影。我记得发哥最可爱的一次就是爬完山我跟他一起吃饭,有人在拍他,他不慌不乱地说你先别拍让我好好吃,我不走的,我吃完饭过来给你拍。然后他就很踏实地吃完他的菠萝包,过去跟人家自拍。”

李治廷很有感触地说起自己,“你可以选择自由,为什么要做一个不自由的人?我觉得跟人合影是很开心的事情,我很乐意跟人合影,因为整个过程是很有爱的。”不过也会遇到那种一直偷拍也不会来打招呼的人,他就主动说你把刚才的删掉,我就跟你合影。

他的童心还表现在一直对音乐的痴爱,最近也在写歌,至于什么时候发,曲风如何,他觉得都还不定,前提是自己玩得开心。

“我最近碰到一个做音乐的朋友,弹了他的一把吉他,好好听。就给我一些启发,很多时候音乐人会被音色所启发的,忍不住想写一首歌。”

吉他对他的重要性,他打了个比方, “好吉他跟好媳妇一样难,真的好难遇到一把好的,所以遇到好的一定要珍惜你知道吗?”大概八年前,他遇到了自己最爱的一把吉他,是做吉他生意的朋友卖给他的镇店之宝,给他打了折扣。“它的声音就是很难形容,好像刚好有一个空隙,让你的声音可以无缝地放进去,两者就是融合的。因为吉他光好听不行,还得跟你的声音搭。跟好媳妇一个道理,得互补,两人脾气都暴躁的话那就没办法生活。”但八年过去,因为香港北京两地跑,香港湿气很重,北京又很干燥,来来回回使吉他的木头被破坏,音色完全变了。

主动用“ 媳妇”来形容吉他,可见他对音乐的爱,也见他对另一半的期待。“真的是缘分,还蛮期待两个人互补,可以一起去创造一个很美好的家庭。”被说是开朗的暖男,他大笑起来,“所以我得找一个特别暴躁冷的吗?哈哈哈!”又接着说,“这个就是个感觉,很多采访都说你的理想型是什么,就我觉得娶媳妇不是买菜你懂吗?你可能去衡量它是有机的翠绿的,等你碰到对的,你就会知道。”

不得不说,这很让人期待看到有一天有趣的灵魂到底谁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