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乐贵阳棋牌

11 月30 日,是黄景瑜26 岁生日。正在2019 年贺岁电影《飞驰人生》剧组,难得出来拍摄杂志封面,没有赶场,午后现身郊外画风轻松、惬意。然,聊起今年种种,他概括:“最近发生挺多事儿,感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能体会到青年人现实生活中需要面对的担子,随他推翻之前的自己,剩下的人生?不就是趟随心之旅,满是火象射手的宽厚天性、有情有义、为人乐观!

黄景瑜 | 心是不孤独的射手

黄景瑜

梅开二度?三人成虎

春节票房36.48 亿的《红海行动》后,身边仍有人对嚣张的顾顺与观察员李懂,多少带点儿脸盲。好在热播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顺利把演员黄景瑜留在了话题中心。8 月,电影《荞麦疯长》里的吴风与电视剧《破冰行动》中的李飞相继杀青,9 月,他马上二度与尹昉同戏,进入韩寒第三部自编自导喜剧电影作品《飞驰人生》剧组,剑指2019 年贺岁档。

话说今年大众视野里的这两位新星,演艺事业起点刚巧都在24 岁。只不过一个属于导演韩寒口中的“老艺术家气质”,另外这位经历似乎像是导演本人——草莽英雄。说起相差十岁的他俩,前者高一退学,先出书、当作家,接着转行跑汽车拉力锦标赛、做职业赛车手,频频跨界,做演员、导演,是80 后的坐标性人物;后者中学毕业,出来当模特,演戏、代言,是90 后打拼的代表。

黄景瑜 | 心是不孤独的射手

黄景瑜

这次微博里,韩寒说,他不光是最优秀的狙击手,还是最顶级的赛车手,一个又有颜又能演的好演员;景瑜回应,最主要的功能是衬托导演的低调、稳重、豪爽、淡定、睿智、潇洒、魁梧、深沉、正直、高大、仗义、帅气、干练、豁达、精明、聪明、阳光、健壮、阳刚、慷慨、果断、博学、爽快、达观、坚强、善良、刚毅、乐观、从容、儒雅、冷静、谦逊……男人间的惺惺相惜,仿佛被140 字折叠的青春,随着云端持续蔓延开来。

月底,黄先生拍摄杂志,说起与韩导相处的点滴,“平时闲聊天儿,你随便讲点儿什么,他都有办法接下去,人很随和;拍起戏来,达不到心目中的样子,绝不将就,说换景就换,非常任性。”

剧中,黄景瑜饰演的林臻东,有一车库超跑。“像阿斯顿马丁、麦凯伦、兰博基尼,不管懂不懂车,都会觉得很帅啊。”教官说,原来没碰过赛车的他,跑起来还可以,算是对开车比较有天分。补的都是扭力、马力、进排气各项数据,私下,他们也聊一聊民用越野,然后感慨“一名赛车手的花费好大,随随便便一年就是好几千万的花销。”

黄景瑜 | 心是不孤独的射手

黄景瑜

致那些拼拼凑凑的时间与光阴

连客串《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也可以给出去一周左右。他说:“精神上的共鸣,对我来说太高层啦。只是相信对于那份私守终生的感情,每个人都是有期待的。”

2017 年2 月2 日,大年正月初六,随突击队进驻非洲。全面封锁繁忙的街道中心,让卡萨布兰卡这座城失去了老电影中的浪漫,长达六个月的拍摄期,堪称艰苦卓绝。渐渐远离城市,往乡村小镇、撒哈拉沙漠地区前进,深入瓦尔扎扎特、廷吉尔、伊尔富德……气候炎热,风沙大,没饭馆、没商场,也没有车,更别提网络了,还要跑高海拔山路。一个星期从早晨8 点到晚上11 点,白天各种军事训练,晚上还要练体能,他差一点就“崩溃”啦。

公安局禁毒大队故事的《破冰行动》,也是四、五个月。“角色有能力,有担当,非常正义。可以说也是一种现代战争,真枪实弹的火拼。”

以上那些皮肉之苦,练就又消耗掉大量肌肉。“我很少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做身材管理,除非导演一直在强调咬肌、咬肌。入行前后,特别明显的感受就是,体力大不如前。原来学巴西柔术,可以早晨练两三个小时,晚上再来两三个小时。现在,说出来不要太夸张!两场稍微激励点儿的练习,打差不多10 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头晕,坐起来就疼。没办法只能躺着,好一些后爬起来看表,竟然已经过去40 分钟!回想刚才如晕过去般。”

黄景瑜 | 心是不孤独的射手

黄景瑜

他说,自己还是拍得少。眼下这个阶段的艰难,已经渐渐跟拍戏本身没什么关系。时下的年轻演员,你也不知道能干多久,几年?这几部是播得不错,不好的话,可能就失业啦,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关于命运对人生的嘲讽,就像我们单纯来到城市打拼,你身边朋友、生活、社会的样子可能会让你成为一个自己当初最不想成为的人,反过来却救赎了自己和身边人。

希望多一些私人时间,家人会越来越需要你。很多事需要你亲自去打电话、发微信沟通,这些是没人可以替代的事情。“我妈一直觉得我对家里算挺好的了,赚到第一笔钱,就在老家给他们买大房子,让他们可以把我姥姥、姥爷、爷爷、奶奶接过来照顾。而我觉得自己其实受父母的影响很大。小地方的人,就是一些这样的生活琐事。比如:看电视,我爸还是会把灯关掉,很节约。我也总结不出多么经典的语录,很多时候,他们对于身边朋友们的那份帮助与付出的热情,跟自己的能力关系不大这点,深深温暖着我。”

黄景瑜 | 心是不孤独的射手

黄景瑜

Q&A:

《红海行动》的票房,对演员后面的作品来说,会不会有压力?

黄景瑜:票房不在我担忧的范畴内,那比彩票还难猜。

我认为运气是一件没有办法验证的事情。你说名声那是后面的事儿了,当下演着过瘾最重要。若人物不合适、演不出来,心里老揣着这个去工作,出来的效果应该也不会太好。

有没有考虑继续唱歌?

黄景瑜:眼前这些足矣。剧本我们至少要看十多遍,对每场戏很了解才不会跳戏。电视剧本跟电影不一样,电影很薄,连电视剧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有时放一部,你还挺有兴趣看;换作是一摞放在那儿,打心里便开始发憷。

演文艺片,有没有不理解的情况?

黄景瑜:目前遇到大部分剧本是导演写的,就真要跟他去多沟通,揣摩角色的构造与建设。所以说导演讲戏很重要,很多时候背出来的台词,他们总觉得没那么对,还好我理解起来零障碍。

接戏如何看待制作成本问题?

黄景瑜:小成本,表演不会差啊,其他也是导演与制作团队考虑的范畴。

最早与张猛导演合作的黑色幽默电影至今仍未与观众见面,你自己有什么感慨?

黄景瑜:《枪炮腰花》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自己还没看过剪辑,也很期待。后来有好多次回忆起来,我都说再给我一次机会来演会更好。

目前表演的难点是什么?

黄景瑜:有点儿动作的戏吧。夏天杀青的《荞麦疯长》就没什么对话,每天进度没多少,拍的条数可谓相当多。一个打人与被打的镜头,对方倒下之后那个反应,我们至少拍了二、三十条。你想想我170 斤,要配合的话,从监视器里看会很明显。完了我就问摄影师,这是咱们这个戏拍最多的一次了吧?他说还不是,你要再多拍一条才能破纪录。那得是一个什么镜头啊?回说是一条手的特写,导演固执地认为一点儿瑕疵也不能允许。

有没有很想合作的艺人?

黄景瑜:还没到我挑搭档的时候,不过,非常欣赏邓超、黄渤。

今年对双十一有什么期待吗?

黄景瑜:这两年没什么期盼。一个人的话,反而情绪低落。

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

黄景瑜:瞎操心,易失落。

因为马不停蹄工作的关系吗?

黄景瑜:出了剧组,我要是在家待几天就难受。光躺着不行,看智能电视、搜电影消遣,刷朋友圈也不舒服。还是会无聊,想出门逛一逛。

平时看得东西多吗?

黄景瑜:现在看得比以前多很多,喜欢经典的。

会有焦虑、迷茫情绪吗?

黄景瑜:到焦虑的话,就是要失眠啦。应该是有事情在做,可能看不到什么未来吧。事到如今,我仍不太确定自己的职业方向,只能说碰到一条路,然后就走下去。青春期才是迷茫,不知道干嘛。

想拥有哪些特异功能?

黄景瑜:想飞、永生。

还有别的吗?

黄景瑜:这还不够吗?哪怕一天攒一块钱,也会有很多。

来世做一种植物的话,你会选什么?

黄景瑜:参天大树,根基稳,能遮荫。

动物呢?

黄景瑜:Fans 肯定会说是鲸鱼;我妈天天说我像猴,自己也属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