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地主经典版

年轻的老演员马思纯,最热爱的事情就是燃烧小宇宙,塑造出阿宁、七月、水月、胡蓉、云荞……一个又一个性格各异的角色。

马思纯 | 相信自己是“那个人”

马思纯

《荞麦疯长》刚杀青,马思纯说这部电影让她想起小时候最爱的《天堂电影院》。

“《天堂电影院》里有句著名的台词—你要是不走出去,会以为眼前就是世界的中心。《荞麦疯长》里的三个年轻人都想走出去,但走出去的世界却不是你想象的那个。”

电影的背景设定在了上世纪90 年代,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时代气质对于演员来说是最难把握的分寸,马思纯的秘诀是“走进片场,就相信自己是那个人”。“我没办法说出来有哪些细节,但当你变成那个人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浑然天成的事,而不是刻意改变。”

马思纯 | 相信自己是“那个人”

马思纯

不久前,在综艺节目《幻乐之城》的舞台上,马思纯用一场刷屏的表演展示了这种沉浸于角色中的信任是如何地具有爆发力。

名为《录像带》的唱演节目,核心概念是一段超时空的爱情对话,12 分钟内,马思纯的情绪饱满到无论是身在现场还是隔着屏幕,观众都被深吸其中。“排练了两天,一直在这种状态里。到最后现场工作人员不得不来劝阻,‘你别哭了,到时候没眼泪了’。我也不想啊,但是一进入到那个情境,我就会把生活里的任何事情都抛开,相信一切都是真的,自然而然地难过。”

马思纯 | 相信自己是“那个人”

马思纯

作为演员,这种主打音乐元素的舞台演出并不是马思纯的强项,她也坦言:“这不是一件我特别擅长的事情,我不是歌手,现场有那么多观众看着,整个表演需要把控情绪一点点来,很有挑战性。”

但就是因为有难度,马思纯更想努力地试一下,想知道自己在表演上的“人来疯”究竟能疯到什么地步。

马思纯 | 相信自己是“那个人”

马思纯

测试完毕,她很满足也很享受,“演话剧”已经被排入近期的日程表。至于电影方面,马思纯设定的一直都是Hard 模式:“我就喜欢演跟自己不一样的。”不一样到在演绎过这么多角色之后,也只有《七月与安生》里的七月稍微跟她自己贴近一点。“至少看上去是像的,其他是看上去跟我就不像。”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里的水月是个造型诡邪、有大段打戏的另类侠女,马思纯将之形容为“零本色”出演,甚至为了这个角色连声音都做了变化处理。而《荞麦疯长》里的云荞又是另一番感性。“里面有句话最打动我,我们每个人都想把人生活成电影,但后来我们忘了,电影还分悲剧和喜剧,让人记住的,大部分都是悲剧。”坐在三里屯的化妆间里,有点放空地看着窗外的声色繁华,马思纯声音软而低沉地说出这句话,那一瞬间,她仿佛提前揭开了电影帷幕的一角。

马思纯 | 相信自己是“那个人”

马思纯

“无须不负众望,只需不负自己”,这是马思纯在此次封面故事中演绎的主题,相较于她特意选择的反差角色,这简直可以说是在演自己。

拍《橙红年代》时,四个月的时间里马思纯一直就活在那个年代。“因为我也参与了剧本的讨论,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投入的心血是不一样的,不仅是单纯地演绎一个角色,故事里还有你的想法,就会付出更多、期待更多。收工了,躺在床上只想一件事—明天的戏该怎么演。”

马思纯 | 相信自己是“那个人”

马思纯

在戏与戏的间隙,难得有一点空档期,马思纯最享受的事情是躺下来,听着音乐或是有声书。音乐得是没有人声的纯音乐,很催眠的那种。而有声书是没有情节、非常硬核的科技类书籍。这时候的马思纯会想什么?也许,那些广为流传的“小马独白”就产生于此情此景之中,比如这一段:“这世上比我美的姑娘很多,比我有才情的姑娘也很多,比我贤惠的姑娘还是很多,可这并不令我沮丧,因为我比从前的自己好了很多。羡慕从不盲目,知足也知火候。”

在获得金马影后之后,马思纯又加了两句,她说“算是警示自己”—“谦卑却不软弱,自信却不骄纵;勇敢也别放肆,我永远深信,任何的得到都是眷顾。”